“zh”“ch”不分

在台湾长大的新生代,除非原生家庭的坚持,或是经过专业的训练,讲话多多少少都带有”台湾口音”,而最大的特点就是拼音中的"zh""ch"不分。

呆牛小时候是上的国民小学,老师几乎清一色的是台湾本省籍的,所以教出来的学生都带著”台湾口音”。以前都生活在台湾,反正大家口音都一样,听也听不出来。收音机及电视里的播音员,虽然讲话很标準,但是耳朵并不敏锐,别人讲的很好,可是我却没听到。

读中正的时候,合唱团的被拉到华视,要录製宣导短片,需要中正的校歌。等到了大家都忙活了一阵子後,有位小姐就从录音间出来说大家唱的很好,可是该捲舌的地方都没捲舌,尤其是中正这两个字。结果又录了两次,小姐就跟教官说算了,凑合著用吧!那时还搞不清楚,捲不捲舌有什麽关係,都听的懂啊!等到接触了真正的北方口音时,才瞭解发音的重要。

有一次呆牛想开玩笑,结果因为“zh”和“ch”不分,闹了个大笑话。别人问说某单位有没有钢琴,我回说有,别人又问,钢琴好不好?我就说:是(四)个钢琴。到底几个钢琴?一个阿!那你刚才说四个钢琴。我没说四个钢琴,我是说是(四)个钢琴。还说没说呢,明明又说了四个钢琴。好了,好了,我什麽都没说,有钢琴,一个。经过了这次教训後,就决不在北方人前面讲笑话,到时一定会被修理的很惨。

不讲笑话并不代表不说话,可是“zh”和“ch”还是不分,最糗的是,除了常见到的字以外,其他的字该不该捲舌也不知道。於是,呆牛就发挥了呆功,只要是没把握的字就发中间音,也就是发在“zh”跟“z”的中间,“ch”跟“c”的中间,这一套独门功夫还没有人会呢!

这一套中间功夫也在我的基督徒的身份上,也发挥出它的影响力,到底是还是不是,那就是一笔糊塗帐了。说是吗?又不祷告,也不谢饭,一点都不像。说不是吗?教会的事功做的也不比人少。到底是还是不是呢?

经过了最近这段时间里不断的反刍及静思,我确确实实的了解,我是基督徒。说的更明白一点,我是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这两天不断的在写,就想把心中的感觉稳稳地抓住,其中的感恩,实在不是我这只呆牛能完全地记录下来,但是呆牛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这些记录下来的文字,都是呆牛真实的感觉。诗篇50篇23节: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著我的救恩。

我愿意为我的重生献上感谢,我也愿意让我的朋友,跟我一起分享我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