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死荫的幽谷

有一首歌叫做”我是主羊”,歌词中写著:主领我到青草地,安歇在溪水旁,黄昏时,主与我一路同行。这首歌从小就开始唱,给我的感觉只是旋律优美,曲调清新而已。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听著"自找麻烦,乐趣无穷",反反覆覆的听著林哥在这段“耕者心”末段所讲的话。当林哥看著心中所嚮往的一切,逐渐落实,环绕左右的一切美梦,逐步成真,感慨的说,没有一件事要比做义工更好。当林哥提到宇宙光在未来的发展上,需要更多的义工参与。我的心跟著回应:我愿意,我也很乐意。“我是主羊”这首歌突然在心中响起,但是我歌不成声,因为已经泪流满面,这是喜悦的眼泪,因为我走过死荫的幽谷。

在过去,常常有人会问,你是基督徒吗?那时总是延迟了几秒,然後才回答。到了美国後,就比较圆滑,当别人问我是不是基督徒?总是以”为什麽如此问 Why ask?“ 来做为解答。原来我一直以逃避的心态来面对这个问题。会去教堂,也是因为家庭的因素,从小开始,就参加了诗班、青年团契,受了洗,做了圣坛侍从,又参加了更多的诗班。以做事情的观点来看,我也做了不少的服事。但是,也因为家庭的因素,我们回家以後,从来没有祷告,也从来没有谢饭,好像我们在教堂裏才是基督徒似的。再加上我在成长的过程中,把自己的心闭锁了起来,所以我会对身为” 基督徒”而感到怀疑。

由於自己心灵的闭锁,所以一路走来,所有的喜怒哀乐与心灵上的波动,都往肚里吞。不但没有人能与我共享,我也不愿意去找人分享。内心的孤单与寂寞和外在的飞扬拔扈毫无交集,唯一的迹象就是这飞扬拔扈,其实只是自卑心理对自己下的保护色。不论面对任何事物或人,都以冷眼旁观的灰色心理对待。回想起来,苦吗?也许,但是我认为,”一段没有色彩的日子”比较适合吧!

感谢主,藉著宇宙光同工的所作所为,使我感受到主的大能,让我走出了死荫的幽谷。同时,也使我能放下身段,把自己的身心交托出来,一步一步的随主行。诗篇23篇1-4节: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他使我的灵魂甦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感谢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