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的煎熬

父亲在我九岁的时候,因飞机失事而受伤成残,那时哥哥12岁,弟弟6岁。在我们叁个小孩的眼裏,父母俱全,生活无虑,应该没什麽大影响吧!但是对於我们叁兄弟成长的环境,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

由於叁兄弟那时都在求学期间,虽然我们身份特殊,可以学杂费全免,但是其他的开销也是很大,家里就必须有固定的经济来源,母亲在教书的那份薪水,只能贴补家用。相信在那时候,父亲咬著牙也要把这个家撑下去,所以父亲在那时候唯一的心愿就是”活下去”。因为只有活著才能领足够的钱来支持这个家。

由於父亲是在39岁的时候受伤,正是事业的巅峰时期。父亲遭到了这种变故,受伤成残对他的打击一定是非常巨大,脾气不好也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就因为这样,我们叁兄弟就下意识的躲著父亲,免得什麽时候会惹父亲生气而遭到责罚。有几次当父亲回到裏间,我们可以使用外间时,心里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父亲的受伤,对父母亲,对我们叁兄弟,都是一种长期的试炼,但是对父亲而言,长期的煎熬也许更切题一点。等到我们叁个都从大学毕业了以後,父亲吃东西开始不忌口了,大鱼大肉外加大碗酒,虽说一点口腹之慾,没什麽了不起,但是父亲行动不变,因长期缺乏运动就渐渐地罹患了高血压及糖尿病。那时,父亲还每个月都高高兴兴的包计程车到台中来复诊。对他来讲,来看病及顺便看看儿子、媳妇及孙子是一件大事。後来,有一次因为脚底有一个伤口长久不癒,同时有发炎及溃烂的现象,把父亲送到臺中荣总就医,却意外检查出父亲患了恶性肿瘤,连淋巴结内也已发现了癌细胞。虽然父亲很合作的开了刀,等出了院以後,也做了几次化疗,虽然没有掉头髮,可是体力已经大不如前,後来就乾脆拒绝制接受治疗。如此过了一段时间,荣总又改变了慢性病患者的拿药规则,一次可以开叁个月的药,同时,药也可以代拿或是用寄的,父亲就完全的拒绝再来荣总看病。

渐渐地,我感觉到父亲不想再打这场生命的战争了,我们毫无办法,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或者鼓励他,只得在边上看著,那时对生命所报持的态度就是完全的无力感,长期的试炼也变成长期的煎熬了。等父亲去逝以後,我和内人来到美国,求学的压力、生活的压力、做事的压力,我曾不止一次的想结束我的这场战争。有一次,在跟牛儿子谈话时,为了要舒解他忧鬱的想法,与他谈了很多。最後我告诉他:我们的生命是被赐予的,我们没有权利把它结束掉。Since our life were given, we don’t have right to take it away. 牛儿子也答应不再去想结束战争的事。

专家们曾研究过,上一代的行为会严重的影响到下一代的行为。为了牛儿子,为了可以做更多的事,我也得好好的活下去,这将跟父亲的” 活下去”大有不同。因为现在我得了主恩,更需要坚强的活下去。我要好好的活著替主作工,我要快乐的活著为主颂讚,我要好好的活著,为了要走更远的路。但以里书10章19节:大蒙眷爱的人哪、不要惧怕、愿你平安、你总要坚强,他一向我说话、我便觉得有力量。

我祈求能蒙主宠爱,更求主宠爱服伺您的僕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