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饶恕来医治创伤

“以饶恕来医治创伤”是李恒新牧师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在达拉斯中华基督徒恩友堂的讲题。在讲道一开始,李牧师就叫会众回想一下,在过去是否有人对不起你,伤害你或是得罪你的。当场就有许多会众在微微的点头,李牧师就接著说:你们应该以饶恕来医治创伤。讲道中当然引述了许多经文来阐述我们为什麽要以饶恕来医治创伤。

呆牛在园丁里曾提起”乘桴浮於海”,其实是当时呆牛已成为了别人升迁的绊脚石。如果不被搬开,就要被牺牲掉。为了避免被颱风扫到,呆牛就选择了退让。而有些人不信邪,有的被迫下台或让位,有的甚至被调职,下场都不太好。

当时造成这场风暴的仁兄,是海归派的博士。根据该仁兄的同学的说法,这位老兄靠著替老师提菜篮,煮中国菜送给师母,陪老师上教堂而勉强过关。但是文凭为證,博士总是个博士。回到单位後,好一点的位置都被占住了,而这位仁兄就被閒置在一旁。为了要图表现,这位仁兄就拳打学长、脚踢学弟,外加横扫周遭的同学及同事。挖墙角、走後门,无所不用其极。同时这位仁兄还有一位高官的岳父,那更加助长了鬥争的形态。当时呆牛既无竞争的本钱 (学士碰博士,碰不得),又无竞争的资格(比他低两班),也没有後台可靠,退让是最佳的选择。

几年以後,回到原单位探望老同事,就谈起当时的事。呆牛就跟老长官讲,我一点都不怪那位仁兄,是我自己没有本事做到吹拍捧踹,怨不得别人。一个人能成功都有其特定的条件,缺了那些条件就不必谈了。当时提起这件事,心情非常的平静,呆牛还劝老长官也宽恕那位仁兄,可是老长官却不置可否。呆牛能心平气和的谈起这件事,是因为我已把它放下,不再让它造成我心中的阴影。宽恕的力量真大,甚至都不需当事人在场。

呆牛在过去也曾经做错过许多事,我无法把我当初对不起的人一一找出来,再向他(她)们说声”对不起”,我已了解我的错处,我已悔改,同时我也以我的行为及表现,證明我已悔改的事实,但是这还不够,我必须向主祈求,由牠来饶恕并赦免我的罪,如此,我才能得到完全的重生。

马可福音11章25节:你们站著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主祷文中也有明确的指示:求主饶恕我们的罪,如同我们饶恕得罪我们的人。

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