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宇宙光同工的一封信


各位宇宙光的同工,大家好!

首先,我要谢谢各位给予大牛和我的爱心、热情和友谊,不但让大牛感激地涕泗纵横,也让我由他那儿感受到主的做工。

这些年来,我们一路行来跌跌撞撞地,我第一次感觉到申白的生命力和潜力又被激发出来了﹔换句话说,他又活过来了!若不是各位对他毫无保留的接受和鼓励,不知道他还得在黑暗中摸索多久。

申白细心敏感又有点自卑。人前一个样,在家里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人─也就是他自己说的「人来疯」。每次他半开玩笑地向大家表白他是个内向害羞的人,都没有人相信他,认为他在说笑。而我和他相处叁十多年,深知他的确不是他在外面表现的那般自信和外向。

四年多前我罹患乳癌後,对人生的看法有很大的转变。在那之前,我们的婚姻走到谷底,似乎再无去路。由於在毫无準备的状况下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突然醒悟一切不是操之在我。离开神的路多年後,我重投主怀,藉祂给我的力量站稳脚步,开始珍惜週遭的人和情,很积极地活著,尽力地投入一些义工的行列。

半年後,申白被公司遣散。这对他是很大的打击,因为他一向表现优异,只是经济不景气下的牺牲品(他平时引以为傲的高薪害了他)。他消沉了一阵子,後来我鼓励他实现他的梦想。他说对农艺有兴趣,於是我们在乡下买了块地,他开始「客串农夫」。做了一年之後,既辛苦又入不敷出(在此奉劝各位有同样梦的朋友,务农可不是那麽简单),就到一个朋友的公司「打杂」,算是可以正常的上下班,有点儿事做。他这几年来想法也有改变,不过很多事仍然keep it to himself,两人还是无法敞开胸怀谈心事。我虽看著他的挣扎很心疼,但他拒绝我的帮助。我想上帝让我们经过这些试炼,必定有祂的旨意。

我们结婚二十五年了,中间经过许多风风雨雨。去年九月「大牛哥」和我同意担任夫妇恳谈会的分享夫妇,在準备的过程中,我才第一次听到他的许多心声。

这次赴大陆,一直到行前一週才确定能成行。不仅回到父母的故乡,给我们很大的衝击,认识了您们,更是我们此行最丰盛的收穫。您们的爱心,「淹没」感动了大牛,让他承诺替宇宙光做义工。这一切,可说是水到渠成,也是神的安排。

大牛哥回来後,看著您们的赠书,听著您们送的CD,和您们互通email。他不再消极,充满希望的计划著未来。我虽然忙著工作,未能早些和各位联络,但是他不时和我分享他的感想和感动,让我觉得我也是宇宙光的一份子。
 

感谢主!谢谢您们!我想,有了大牛哥的参与,在达拉斯设一个宇宙光的联络处将不再是梦。敬祝
主内平安!

大牛家的米糠(不觉得自己是糟糠)
仲琦 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