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音字和一字多音 Homonym & Homograph

说实在的,中文的发音不是很多,看一下新华词典里按发音的排列,一共才一千三百个左右,乘上四声也就是大约五千个发音。如果你真的完全正确地掌握了这些发音,你应该是可以当播音员了。然而,英语是个拼音文字,而且也没有音节数量的限制,所以从理论上了讲英语中不同的发音词可以是无限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英文比中文要难了。

中文只有有限的发音这个“优点”,也就是外国人学中文的困难之处。因为中文里面同音字很多,查一下新华词典你就会看到同一个音的可以有上百个不同的字。正因为这个缘故,在我们介绍人名的时候,不仅要说被介绍的人的名字,还常常要进一步说一下是哪一个字。比如,“这位是刘先生,文刀刘;那位是柳女士,杨柳的柳。”

中文里还有一字多音的情况,这对外国人学中文又是个难点。比如,银行的行和行动的行;汽车的车和车马炮的车、参与的参和人参的参、省市的省和省悟的省、等等,这种例子举不胜举。汉语网站认为“一字多音是汉字的一个特色,这一现象丰富了汉字”(http://www.ourchinese.org/article.asp?id=501)。

这种一音多字和一字多音是不是中国汉字所仅有的特色呢?其实,这种情况在英文里也是很常见的,先来说一下同音字(一音多字):在英语中Son(儿子)和 Sun(太阳),Flour(面粉)和Flower(花),Right(右,正确)和Write(写),Meet(遇见)和Meat(肉),Pear(梨)和Pair(一对)等等,这样的例子也是举不胜举的。这种同音词对中国人听外国人听说话带来了困难,如果没有注意上下文就不容易搞清楚他到底说的是哪个字。

然而在英语中,一字多音就更容易使学英文的人搞糊涂。在英文中常常的一个字在作不同词性的时候所发的音也是不一样的,这种因为词性而改变的读音的字又常常是重音位置的变化或者清辅音和浊辅音的改变,比如abstract作名词的时候,重音是在第一音节,而作动词的时候重音在第二音节;abuse在做名词的是时候最后那个s是清辅音,而在作动词的时候是浊辅音。在英文里,同形异义词的发音可以是面目全非的。比如,I live in the USA中的live是读作[liv],但是A live recording中的live却读作[laiv]; What are you doing here?中的do读作[du:],但是One of the song at the Song of the Music is "Do Ra Mi"中的do却读作[dou]。这样的例子也是举不胜举,这种情况使学英文的人在朗读一篇英文文章的时候,与人交谈的时候,让听的人感到困难。

正确的英文发音是学英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真的是要花功夫才行;不然的话要不是别人听不懂你,就是你听不懂别人。学英语会话,一定要与要找美国人或者英国人来练习,这样才能事半功倍。